走肉行尸|第三百二十五章 蘇雅的誘惑

推薦閱讀:抖音小說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誤惹妖孽王爺:廢材逆天四小姐我的貼身校花帶著農場混異界極品全能學生校花的貼身高手超級兵王我的絕色總裁老婆逆劍狂神重生之校園特種兵
  又聊了一會天,蔡琳琳買了一包中華給林濤拿了回來,接著,早就等在外面的一些客人也陸續到場,大部分都是林濤不認識的生面孔,但是唯獨,朱德力一家四口的到來卻讓林濤一愣,不明白妮可怎么會把他們也一起安排過來的。

  “來來來,林老弟,兄弟間沒有隔夜仇,你們那些誤會也是到了該說開的時候了!”常健翔摟著林濤的肩膀走向面色古怪的朱德力,笑著說道:“老朱上次也是因為愛子心切,所以才一時沖動,何況老朱也得到了應有的懲罰,從副市長的位置上暫時挪了下來,老弟你看,今天正好趁著大家都在一起的機會,我做個中間人,大家把酒言歡,忘了那些不痛快的事情好不好?”

  “我這人一直都是忘性大,我們有過什么不愉快嗎?我怎么不記得了?”林濤也打起了哈哈,自從知道朱德力和蘇玥復雜的關系后,林濤也的確不想再把這個仇結下去了。

  “林老弟!”朱德力一下就笑了起來,上來親熱的握住林濤的手,感嘆道:“哎呀,咱們這也是不打不相識啊,何況馬上整個影城都要面臨巨大的挑戰了,咱們兄弟更應該并肩作戰了,以前都是哥哥不對,待會我一定好好敬你幾杯酒當是賠罪了!”

  “朱哥嚴重了,那天我也有些毛躁!”林濤笑著點點頭,臉皮之厚,就好像那天拿槍指著朱德力的人根本不是他一樣。

  “小偉,你過來,和你林叔道個歉!”朱德力轉頭朝朱偉喊了一聲,正挽著蘇雅低頭摳指甲的朱偉一愣,臉色立即漲紅起來,但看到連妮可和常健翔都目光炯炯的盯著他,朱偉只好唯唯諾諾的走上來,哼哼道:“林……林叔,對…對不起!”

  “哈哈……都是一家人,咱們各叫各的,以后叫我一聲哥就好,再說我可沒記你的仇啊!”林濤親熱的拍拍朱偉的肩膀,他可不能讓朱偉叫自己叔,不然要是遇見蘇玥了,那還不把那丫頭給氣瘋了!

  朱偉敷衍的“嗯”了一聲,根本沒把林濤的話當一回事,那天張旭把他打的像個豬頭一樣,他氣的幾乎連牙都快咬碎了,現在暫時的服軟估計也只是迫于形勢而已!

  “好好好,終于是個皆大歡喜的場面!來吧,都別站著了,咱們兄弟幾個今天好好親熱親熱!”常健翔一臉真誠的拉著林濤和朱德力入席,但是這份真誠背后到底有幾分是真的就不得而知了。

  在中國的宴席上喝酒也就是那么回事了,連舊居中國的妮可現在也學會了中國人這一套,舉著個二兩的白酒杯一口就是一個,絲毫不比在座的男人差勁,而且男人們說起黃段子她也無所謂,時不時還能跟著笑上兩聲。

  在座的就屬坎普亞這貨最能喝了,而且別人喝五糧液他卻喝的是二鍋頭,“滋溜”一聲滿滿的一杯眨眼就見了底,沒一會就大著舌頭開始吹噓他家族的戰士是多么的勇猛,要不是妮可及時接過話頭,他差點連他的狼人變身都要展示出來了。

  酒過三巡,林濤也開始有了醉意,他倒不想喝太多,卻架不住朱德力和他的情婦柳夢如的軟磨硬泡,而且柳夢如這個艷婦酒桌上的黃段子比男人們都多,什么林爺在上我在下,要搞幾下搞幾下這種東西,她張口就能來,還打著飛機跑到林濤身邊嗲兮兮的要給他用胸敬酒,所以除了坎普亞這傻貨之外,整桌就屬林濤喝的最多,最后連妮可也笑臉盈盈的和他碰了好幾杯!

  蔡琳琳看到林濤已經暈暈乎乎的只能干著急,有心為他擋酒,卻因為懷孕根本不敢碰酒杯,只好東扯西拉的給眾人講起一些娛樂圈的趣聞,才總算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

  林濤也借此機會裝傻,趴在桌子上就不動了,但正當他想偷偷點顆煙抽抽的時候,他的眼前卻伸來一只白嫩嫩的小腳,除了腳踝上那竄閃亮亮的銀色腳鏈外,腳趾間竟然還夾著一張白色的紙條,林濤疑惑的抽出紙條,上面的一行秀氣的小字立刻讓他心里一蕩。

  “想被干,消防樓梯,敢來嗎?”

  紙條上只有這么一句簡潔的話,林濤微微抬起頭向左掃了一眼,只見和蔡琳琳一位相隔的蘇雅正聽著蔡琳琳說話,一臉淡然的神色絲毫看不出端倪,不過那眼神卻有些飄忽,見到林望著她,她的嘴角翹起一絲十分玩味的笑意!

  林濤很是無語,沒想到蘇雅直白到了這種地步,他便偷偷從蔡琳琳的包里翻出一支黑色的水筆,把紙條墊在大腿上,悄悄的寫到——沒興趣,酒喝多了,怕吐你臉上!

  寫完,林濤給了蘇雅一個眼神,那只精致的美足又立刻伸了過來,林濤把紙條又塞了過去,并且壞笑著在蘇雅的腳心上輕撓了一下。

  蘇雅身體微微一抖,有些埋怨的瞪了林濤一眼,然后就看她不動聲色的把一只右手放在了桌下,取出了那張紙條,就這樣,一桌子的人在氣氛熱烈的喝著酒,但蘇雅卻和林濤玩起了紙條傳情的小把戲!

  “沒關系,吐我臉上不滿意,還可以吐我嘴里!”

  “真沒興趣,你覺得我一個正常男人,會對一個穿老土平角褲的女人有興趣?”

  “我已經脫了,塞進包里了,現在下面涼颼颼的,你有興趣了吧!”

  林濤看到這立刻生出滿臉的黑線,瞧著一臉端莊,面不改色的蘇雅,他摸了一塊小饅頭咬進嘴里,不確定的寫到——萬一我真吐了怎么辦?真吐你嘴里?

  “真吐,吐完我幫你吃下去!”

  蘇雅極快的把紙條遞了過來,云淡風輕的俏臉上浮現出一絲異樣的酡紅!

  “算了吧,還在吃飯呢,這話題口味太重,你去找剛才和你喝咖啡的那個小四眼吐你嘴里吧……”

  “小四眼哪有你粗暴,只吃你吐的……”

  “算了算了,再說我真吐了,罪惡感太重了……”

  “不嘛,想你的皮帶了,濕的一塌糊涂了……”

  “不去,你沒看到我今天沒系皮帶嗎……”

  “真不來?那關于蘇玥的事情你也別想知道了……”

  “你別忽悠我……”

  “要是忽悠你,你就把腳丫子塞我嘴里,等你啊……”

  兩人傳紙條傳的不亦樂乎,等最后一張紙條寫完,蘇雅輕咳了一聲,說了句抱歉,去一下洗手間!而林濤在她走后沒幾分鐘又和朱德力喝了一杯,然后突然捂住嘴巴,匆匆忙忙的就往廁所跑去!

  林濤出了門,左右觀察了一下地形,然后一溜煙的跑進消防樓梯里,望望那敞亮的樓梯,他一口氣就跑上了頂樓,果然,蘇雅正叉著雙腿坐在樓梯上,屁股下面墊了一個硬紙板,微微翹著左手的小拇指,手指間夾著一根昨晚從林濤口袋里順走的香煙。

  “終于還是忍不住來啦?”蘇雅坐在樓梯上一臉的似笑非笑,狹促的說道:“為了我還是蘇玥?”

  “都有吧!”林濤有求于人,當然得說點違心話了,然后指著蘇雅雙腿間大瀉的春光,無奈的說道:“你還真脫了啊?天吶,我怎么感覺你是在拖著我一起下地獄呢?”

  “哼,當我是傻子嗎,聽你在那哄我!”蘇雅學著林濤的樣子彈飛手中的煙頭,然后站起來拍拍身下的裙子,上前摟住林濤的脖子嬌媚的說道:“想知道蘇玥的事情也行,把我干舒坦了,自然會告訴你!”

  “別靠那么近和我說話,你嘴里一股煙味!”林濤一臉嫌惡的推開她,蹙著眉頭說道:“有事說事,被別人發現我們一起消失算是怎么回事!”

  蘇雅趕緊反身從包包里掏出一片口香糖咀嚼,又死皮賴臉的抱著林濤的腰說道:“先做一下嘛,做完我慢慢說給你聽就是了,像昨晚那樣弄我,好爽的!”

  “你還真當我是鴨子啊?”林濤一臉沒好氣的看著蘇雅,但蘇雅卻直接伸手插進了他的褲襠里,咯咯的笑著說道:“你的家伙比你嘴還硬呢,口是心非的色狼!”

  “行了!”林濤不耐煩的推開蘇雅的手,說道:“你再不說我就走了!”

  “混蛋你,整天就想著那小賤人!”蘇雅怒氣沖沖的踹了一腳林濤,怒道:“你滾吧,我也不稀罕告訴你!”

  “你……哪有女人像你這樣的?”林濤實在無可奈何,要不是自己的定力還行,這次估計又要被蘇雅拖下水,在樓道里和她荒淫一次了。

  “我怎么了?老娘就是這種人,你不是要走嗎?還賴在這干嗎?你現在就可以滾了!”蘇雅氣哼哼的一扭頭,絲毫不服軟。

  “你非要我給你用點狠的才老實是吧!”林濤忽的彎下腰,抱起蘇雅的身體直接把她按在欄桿上,對著她粉嫩的小屁股就是一陣猛抽,果然,幾十下下去之后,蘇雅就哼哼唧唧的老實了,趴在欄桿上一臉舒爽的下賤模樣,回頭哀怨的對林濤說道:“說就說嘛,這欄桿刮的人家好疼呢!”

  “非要抽你你才痛快!”林濤搖著頭,萬分郁悶的說道。

  蘇雅又是幽怨的白了林濤一眼,然后緩緩軟倒在林濤的身邊,輕聲說道:“早上我回去聽見朱德力和朱偉在說什么錄像不錄像的事情,好像是從妮可他們那里看到的,說上面一個女人和蘇玥長的十分相似!”

  “那錄像是在哪里拍攝的?”林濤一愣,急忙問道。

  “我哪知道啊?”蘇雅聳聳肩,說道:“因為是蘇玥那小賤……嗯哼,我就多問了一句,朱德力說是昨晚在妮可的舞會上無意間看到的,似乎是在一個國內的一個聚集地里面,朱德力弄不清到底是什么情況,所以就沒敢聲張,況且,朱德力也不敢確定那就是她!”

  “聚集地?”林濤神色復雜的點點頭,雙眉蹙的很深。

  “我就知道這些了!”蘇雅穿好衣服又狠狠的掐了林濤一下,滿臉嬌嗔的說道:“你個死沒良心的東西,人家一知道消息馬上就迫不及待的來告訴你,可你還對我這幅樣子,一邊干著我,還一邊想著蘇玥,你誠心想氣死我是不是?”

  “那我對你溫柔了你就開心了?”林濤攤攤手,一臉苦笑的說道。

  “那不行,你得心里溫柔,行動上粗暴才行,那樣我才會得到心理和身體上的雙重享受!”蘇雅賊賊的笑著。

  “你還真難伺候呢!”林濤滿臉的黑線,想了想又說道:“對了,我一直沒問你,你是怎么得到我那部手機的?”

  “哈!你個道貌岸然的偽君子!”蘇雅立刻狹促的笑了起來,指著他說道:“你那照片可真夠火爆的,看來你早就有虐待女人的前科了!”

  “說正經的!”林濤老臉一紅,雖然那不是他做的,可拉修爾干下的破事,黑鍋自然得由他來背。

  “其實很簡單,小偉的手下有兩個那什么羅玉蝶那里投奔過來的人,我既然想對付你,肯定先要摸清楚你的情況嘍,那兩個人中正好就有一個同學在你府里當下人的,他去了幾次都沒摸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但他突然有一天拿回來一部手機,上面全是你和羅玉蝶的艷照,于是我就給了他兩千斤糧票作為獎賞,但是那些艷照對我來說一點用也沒有,于是我就給了白珊啦,嘻嘻~結果她果然沒有讓我失望!”蘇雅很坦然也很興奮的說道。

  “拿手機的那一男一女被你殺了嗎?”林濤蹙著眉頭問道。

  “沒有啊!我殺他們干什么?”蘇雅很奇怪的看著林濤,想了想說道:“他們不會都死了吧?不過我倒是聽我的保鏢老黃說過,你們家那個下人把手機拿出來以后,就被她同學殺掉了,當時我也沒在意,那男的我就不知道是誰殺的了,我想會不會是黃超然怕你順藤摸瓜,找人把他干掉了呀?那人的情況我可是和白珊說了的!”

  林濤緊握住的拳頭緩緩松開了,如果他從蘇雅的嘴里聽見人是她殺的話,那么這個心腸歹毒的女人他定然不會讓她再活在這個世上了,但是聽到蘇雅說并沒殺人,林濤心里竟然多了一絲說不出的欣喜!

  “走吧,再呆下去他們肯定會懷疑的!”林濤歪歪腦袋說道。

  “沒關系的,你再陪我說會話吧!我是出了名的半路退場,我那么高傲,誰的面子我都不賣的,所以我不見了他們一點都不會懷疑,而且你不見了也無所謂,他們肯定以為你怕喝酒開溜了!”蘇雅拉著林濤笑嘻嘻的說道:“恐怕誰也想不到我這種性冷淡會和你搞在一塊吧!”

  “你倒是真夠坦白的!”林濤無語的搖搖頭。

  “反正就那點破事,有什么好遮著掩著的!我全身上下哪都被你玩過了,我想遮丑也沒的遮啦!”蘇雅拉著林濤坐在臺階上,殷勤的幫他點了一支香煙,卻沒敢放在自己唇上點,因為那樣林濤是絕對不會抽的,至始至終兩人連吻可都沒接過。

  “對了,剛才和你喝咖啡的那個小四眼是誰啊?常健翔介紹他的時候我都沒聽清,剛才吃飯的時候他看你的眼神就跟餓狼一樣!”林濤十分好笑的看著蘇雅。

  “怎么?吃醋了?怕我被別的男人也玩了?”蘇雅似笑非笑的看著林濤,眼角全是上翹的媚意。

  “我又不是你老公,我吃哪門子醋?就是覺得你不是一良家婦女嗎?怎么也敢在大庭廣眾之下和別的男人約會?”林濤不屑的笑笑。

  “切~還不就是吃醋,就算咱們沒感情,但也總有**上的留戀吧?你敢說你就真對我的身體一點也無所謂?我太知道你們臭男人了,就算是情人你們也想一個人獨占的!”蘇雅似乎很開心的笑了,然后捏住林濤的褲襠,媚笑著說道:“放心吧,哪天我蘇雅要是不想給你干了,一定會提前告訴你的,在此之前,連朱偉也休想碰我,其實剛才朱偉也在那的,只不過他故意找借口走開了而已!”

  “故意走開?”林濤狐疑的問道。

  “是啊,那小四眼的老婆你也看到了,多騷一個女人啊,朱偉早就想和他換,但那小四眼的眼光倒是挺高的,看到夏嵐胸上紋的‘賤奴’兩個字就不干了,說那種女人他不玩,太臟了,誰知道他竟然看上了我,朱偉肯定不敢和我說換/妻這種事的,他爸非揍死他不可,所以他就想讓小四眼自己來勾搭我嘍!”蘇雅不屑的冷笑,說道:“他們以為我真是良家婦女什么都不懂呢,就那點花花腸子也想在我面前玩!”

  “估計那小四眼的郁悶了吧,按正常套路根本沒辦法讓你順從的,其實上來直接抽你兩巴掌你就老實了!”林濤一臉揶揄的看著蘇雅。

  “呵呵~以為誰都和你一樣這么禽獸啊?而且你們男人不都是這種想法嗎,看到我一臉矜持端莊的模樣,誰不想上來撩撥兩下,不過那小四眼也太慫了,跟老娘七拐八繞的,想上老娘也不敢直說,還假模假式的給我念詩,我的娘哎,我是喜歡看詩詞散文一類的東西,可那都是故意裝/逼的好不好,一個大男人對著我念那種東西,我差點沒一口咖啡全吐他臉上!”蘇雅一臉不敢恭維的模樣,而且看她現在的樣子似乎在林濤面前她已經完全放開了,一點顧慮也沒有。

  蘇雅眉飛色舞的和林濤聊著一些極端下流的話題,而林濤也樂呵呵的和她說著,兩人不知不覺竟然就在消防通道里聊到了下午,林濤一看時間不早了,趕緊爬起來就跑,但蘇雅卻在后面喊了一句差點沒讓他摔下樓的話!

  就看蘇雅一臉期盼的趴在欄桿上喊:“下次記得吐我嘴里啊,不過你一定要多吃點我喜歡吃的東西,不然我吃不下!”
走肉行尸最新章節http://www.nirznu.live/zourouxingshi/,歡迎收藏
手機看走肉行尸http://m.heiyan.org/zourouxingshi/走肉行尸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走肉行尸》版權歸原作者十階浮屠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抖音小說排行榜復活在諸天午夜直播間傅爺您夫人又兇殘了既是如此繼承人的小獵物江山一舞我的大俠世界忍界里的神明之子影后被偏執大佬嬌養了寒士謀

2019都市言情小說 | 最新玄幻小說2019 | 同人類小說 | 穿越小說 | 好看的玄幻類小說 | 2019仙俠小說推薦 | 最新穿越小說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黑龙江时时彩三星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