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魔霸天下|0054 你情我濃正當時

推薦閱讀:抖音小說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誤惹妖孽王爺:廢材逆天四小姐我的貼身校花帶著農場混異界極品全能學生校花的貼身高手超級兵王我的絕色總裁老婆逆劍狂神重生之校園特種兵
    沐寒雨還沒有說完,楚無痕拿了一粒丹藥就塞到沐寒雨的嘴里面,大為光火,氣的胸口都疼了:看見妹妹落塵練功辛苦,拿了丹藥想要助其一臂之力,卻被誤認為交待后事,拍屁股走人?

    豈有此理?一大清早的,整這么一出,好你個沐寒雨,昨天夜里一定沒給落塵說什么好話,特別是說他楚無痕,定然是十惡不赦的壞人。

    不過,誰讓他承諾一定要找回七星龍淵劍,現在反而陰陽差錯,被砍做兩截,這個世上,便永遠沒有了七星龍淵劍了。

    楚無痕乘著沐寒雨嘴里面塞了丹藥,說不出話來,便對落塵說到:“我是看你辛苦,這才給你丹藥,我這兒多的是,想多給你一些,誰知道你們竟然這樣想,算了,丹藥也不給了,你們也不要胡思亂想了,我回屋子休息去了。”

    楚無痕真的是生氣了。

    甩開大步,直朝屋中走去,身后,沐寒雨和落塵兩個人臉對臉,鳳眼對明眸,秀眉對月眉,兩兩相對,不約而同的說了一句:“哦,我們錯怪他了。”

    沐亦軒大氣不敢出,生怕做些雜響來,引得兩個大魔頭找自己的茬兒,于是,在族長慕容霜的草屋外,站的筆直,目視前方,端的是比城墻上護衛都要安于職守。

    沐寒雨也沒想到要找沐亦軒,沐亦軒能解決什么事情?是自己誤解了楚無痕,自然由自己來解決這件事情。

    即使誤解了楚無痕,那也是情有可原的,誰讓他敢承諾要從火鳳凰手中奪回七星龍淵劍,現在一下子斷成了兩截,誤解他一次又有何妨?

    沐寒雨咕嘟一下,將口中丹藥咽下肚子,肺腑中一股熱氣升騰,渾身感覺舒服多了。

    但是,看到落塵可憐兮兮的看著自己,眼圈都要紅了,明眸含淚,沐寒雨便輕輕拍了拍落塵瘦削的肩膀,說:“放心,他不會走的,要是走了,我非……”

    沐寒雨也不知道,如果楚無痕真的要走,也是有原因的,昨日族長對他的態度,足夠讓他走開,而且,整個黑水族的大任將落到他的肩上,他完全可以置之不顧。

    可是,楚無痕要走,沐寒雨有什么辦法可以挽留呢?

    沐寒雨不知道,她安慰了一下落塵,便回屋中,拿了七星龍淵劍,假裝怒氣沖沖的朝楚無痕的草屋中走去。

    沐寒雨進入屋中,楚無痕正盤坐在地上,閉目不語,暗自運功,將昨日弒武的功力化為己有。

    沐寒雨看著楚無痕一本正經非常認真的樣子,越看越覺得這個人,似曾相識,而且,心有靈犀一般。

    看著看著,不由得心旌搖搖,意往神馳,目眩神搖,若有所失。

    沐寒雨看呆了,一時之間忘記了自己怒氣沖沖的來找楚無痕的目的。

    楚無痕早已聽得是沐寒雨大步踏進屋中,走到自己面前,卻一言不發,心中疑惑,越是這樣,越是不敢睜開眼看一下,豎起耳朵靜靜的聽聲音,還是寂靜無聲。

    她沐寒雨又在搞什么花樣?

    楚無痕壓抑不住內心的好奇,陡然睜開眼睛,猛然間四目相對,楚無痕的臉龐騰的一下子紅了。

    沐寒雨的眼神太迷離了,讓楚無痕都覺得難為情。

    楚無痕連忙垂頭,大口大口的呼吸了兩口,這才穩定下心神:好可怕,女人真的是洪荒河流,可以淹沒一切。

    沐寒雨的胡思亂想被楚無痕的陡然正眼打斷,沐寒雨更是羞得臉色紅潤,嬌嫩的耳朵都紅透了,晶瑩剔透一般。

    可是,沐寒雨看到楚無痕竟然垂頭躲避她的眼神,一下子氣焰又上來了,眼神一轉,語氣頗為嚴厲:“楚無痕,還我的寶劍。”

    當啷一聲,嚇得門外偷聽的沐亦軒心中猛然一驚:壞了,趕快跑吧,無痕哥哥要是如實說了,姐姐沐寒雨定然會撕吃了自己。

    楚無痕感到耳紅面熱,心神不定,面對沐寒雨,楚無痕總是難以穩定心緒:這樣的情緒,怕就是相戀之人情怯的表現吧。

    聽到沐寒雨又說起寶劍的事情來,楚無痕更是覺得理虧,不僅僅是理虧,更是覺得愧疚:平生以來,應承沐寒雨第一件事情,就這樣搞砸了,自己信誓旦旦的對她說過,自己就是來保護她的。

    一柄寶劍都難以保全,如何能夠保全沐寒雨的安危?

    楚無痕想的久遠,越想越覺得對不起沐寒雨。

    從地上拾起殘劍,楚無痕仔細的端詳了一下,嘆了一口氣,仰起頭來,不好意思的摸著鼻子,恐怕還是怕沐寒雨冷不防的擰他鼻子吧。

    楚無痕囁囁嚅嚅的說到:“我,這柄劍,哦,這樣吧,我傳你一套劍法,你看能不能抵過這柄劍?”

    沐寒雨聽了忍不住就想笑,眼前的這個男人,真的是有些害羞了,而且,敢作敢當,自己做錯了,還不找理由搪塞,把所有的事情都往身上攬。

    這樣的男人,沐寒雨心中敬佩,除了敬佩還有什么情感?

    沐寒雨越來越覺得自己胡思亂想了,臉色也覺得有些不自然,連忙呸了一聲,揚起一雙明眸來,說:“什么劍法?我聽聽,值不值得我學。”

    “嗯,花月劍法。”楚無痕沉吟了一下,說到。

    不能說是無極天心,否則,沐寒雨一定會招來橫禍。赤火族對火靈根虎視眈眈,這次大張旗鼓的尋釁,就是想要得到雷靈根,而雷靈根修煉的神功,恰恰就是無極天心,若是被人知道沐寒雨知悉無極天心的心法,怕是再無寧日。

    沐寒雨的眉頭瞬間擰的跟一個疙瘩一樣:“什么破劍法,劍法本就是殺人的法子,還起這樣一個名字,我看,創制這套劍法的人,心里面不怎么干凈。”

    楚無痕這是自找的,被罵還不能還口,更不敢反駁。

    楚無痕訕笑一下,問:“你學不學吧。”

    “就用你這破劍?”沐寒雨啪的抽出軒轅劍來,晃了晃,問道。

    破劍?

    楚無痕搖搖頭,表示無奈,說:“對,就用這柄破劍,怎么樣?”

    “嗯,用著倒是得手,就是太破了。”

    沐寒雨一邊說,一邊搖著頭,把玩著手中的軒轅劍,先是走出了草屋。

    楚無痕看著沐寒雨的背影,心頭的石頭終于落下了:七星龍淵劍的事情就此結束吧,要是再這樣糾纏下去,就是十個楚無痕也不夠沐寒雨折騰的。

    看樣子,沐寒雨還是喜歡軒轅劍的,如此甚好。

    楚無痕看了看手中的殘劍,想要找一個地方藏起來,藏哪兒沐寒雨找不到呢?

    猛然間想起來,楚無痕連忙從懷中掏出金戒,擦拭了一下,推開金戒之門,走進原先放軒轅劍的那件小屋,將七星龍淵劍放進去,這才松了一口氣:我看你沐寒雨以后還怎么拿這柄劍要挾他。

    楚無痕想著給落塵丹藥,隨手拿了一些,也不知道這些都是些什么,還真沒有仔細研判過這些丹藥,現在不妨也尋找些對沐寒雨有益的丹藥,乘熱打鐵,送給沐寒雨,徹底讓沐寒雨忘記了七星龍淵劍的事情。

    隨著功力的提高,小屋中的丹藥又增加了一些,楚無痕對丹藥的認知還真的是一無所知,只知道這些作用比及日常食用的食糧要有用的多,更是珍貴的多。現在走進小屋,左瞅瞅右看看,也不知道那些丹藥對毫無根基且沒有靈根的凡人有用。

    于是,干脆將小屋中能拿的丹藥都拿了出來,抱了一大包,拿身上的褐衣大褂包了,又到隔壁小屋中取了大堆的金銀,這才走出金戒,大搖大擺的從草屋中走出來,

    走出草屋,看見沐寒雨喜笑顏開的拉著落塵在一旁竊竊私語,沐亦軒想要插話,卻被沐寒雨推到一邊。

    落塵時不時的被沐寒雨逗得咯咯直笑。

    落塵公主,平日里總是寒著一張臉,從來沒有見過其笑容,內心的孤獨,從小就被灌輸以后獨掌大權,拯救萬千子民于水火,自此,平日里除了修煉神功之外,從未有過閑暇之日,再有,母后大人又常年被上神摧殘,鮮能給予落塵一點溫存。

    心情干枯,即將到達崩潰。

    而這短短的幾日之間,落塵竟然會笑了。

    而且,莞爾一笑,竟然是這般的燦爛,無邪,純凈,好聽。

    被落塵的笑聲吸引而走出草屋的,不止有一向同樣是一臉寒霜的寒眉,更有被鎖心攙扶著,艱難行走的族長慕容霜。

    見族長慕容霜走出草屋,楚無痕抱著一大包丹藥和金銀,神情復雜,不知道該怎樣上前行禮:慕容霜不單單是現有族長,當年可是生父萬朝宗的妃子,輩分上,是楚無痕的庶母,楚無痕至少應該尊稱一聲姨娘。

    但是,昨日一幕,令楚無痕難以舉步,不是不愿,而是不敢。

    愣怔中,寒眉已經大步跑來,和鎖心一左一右攙扶著族長慕容霜,落塵和沐寒雨早已走到族長面前,行了大禮,沐亦軒第一次見族長,自然是匍匐在地,行跪拜禮。

    只有楚無痕,愣在原地,不知道該怎么辦。
血魔霸天下最新章節http://www.nirznu.live/xiemobatianxia/,歡迎收藏
手機看血魔霸天下http://m.heiyan.org/xiemobatianxia/血魔霸天下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血魔霸天下》版權歸原作者高山仰之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抖音小說排行榜且共東風放紙鳶幼稚里的感動仙夢蝶緣炮灰來襲:嫡女,黑化吧!武醫贅婿冷王有喜:愛妃太暖心等你音訊全無治愈油畫離婚后我自己做大佬游戲練級現實無敵

2019都市言情小說 | 最新玄幻小說2019 | 同人類小說 | 穿越小說 | 好看的玄幻類小說 | 2019仙俠小說推薦 | 最新穿越小說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蜀ICP備10027298號

黑龙江时时彩三星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