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地追殺|第1146章 再次淘汰

推薦閱讀:抖音小說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誤惹妖孽王爺:廢材逆天四小姐我的貼身校花帶著農場混異界極品全能學生校花的貼身高手超級兵王我的絕色總裁老婆逆劍狂神重生之校園特種兵
    “隊長,沒人,可以放心進來了,我在三樓幫你望風。”金中在大聲喊道。

    “呼,感謝老天保佑。”吳楓放松了心神,“走吧,一起看看我們的新家。”“他們一個在三樓望風,另外三個也在往礦場大門處的三層樓跑。”

    常衡登高望遠,視線覆蓋了整個礦場,所有敵人的動向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他們沒有繼續往礦場內部深入的跡象嗎?”孫堯圣問道。

    此時的孫堯圣和趙凱已經來到了三層樓不遠處的三個小小的鐵皮倉庫這,隨時都能發動突然的襲擊。但開弓沒有回頭箭,萬一人家四散開來,反而是孫堯圣自己這邊自投羅網,成了人家餃子皮里的餡,那就貽笑大方了。

    “暫時沒有,我看他們有在這安家,做個最牛釘子戶的打算。”常衡觀察后說道。

    路人局里這種找到有利地形就賴著不動,只到安全區不在腳下才肯挪屁股的人數不勝數,在槍法提升空間有限的情況下,這種吃雞的方法無可厚非。但在比賽里,還是一群平臺的主播,這種茍到吃雞的方法就和日常鏡頭前大殺四方,開著車滿世界找人干架的情況相行甚遠。

    至于這種情況是屬于科技還是針對于比賽的打法,那就完全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

    “既然他們窩在樓里不出來,那我們就來個甕中捉鱉。”孫堯圣開始制定簡單的戰術安排。

    “小衡,打掉三樓的觀察手,讓他們成為一個瞎子有沒有問題?”

    “沒有。”

    “小天,待會兒我和趙凱沖樓,你在樓外面守株待兔,專打翻窗跳樓的人。”

    “明白。”

    最后,孫堯圣對著趙凱說道,“手雷和閃光準備好,攻樓可不允許回頭,我不想再看到上一局手忙腳亂的情況發生。”

    趙凱點了點頭,“我知道。”

    qm戰隊的防守策略簡單有效,那就是三樓和一樓各派一名隊員站崗,二樓則有兩名,以便隨時上樓或是跳窗支援。

    待到胡天一準備就緒,孫堯圣一聲令下,“行動!”

    打響攻樓第一槍的,是隱藏在山頂的常衡,瞄準鏡上的紅點早已放在了三樓金中在的頭上。等到孫堯圣的指令一下達,三發連點的子彈就全部灌入進了金中在的大腦里。

    雖然金中在有了一定的戒備,并不會在一個窗口逗留太久。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周圍舒適環境給予的假象,讓他慢慢開始松懈下來。從一開始的三秒一換到現在的十幾秒不肯動彈一下,在讓自己放松偷懶的同時,也給了胡天一一擊必殺的機會。

    “三樓倒!”常衡及時匯報著戰果。

    “小衡旗開得勝,我們也不能落后太多。”孫堯圣說道,“我來打閃,你沖。等到一樓清空,我們再反過來。”

    這時候為了同步率,已經來不及扔雷。為了將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的優勢最大化,孫堯圣決定直接正面猛沖。

    “不!”只是,趙凱選擇了拒絕,“你是戰隊的核心,二樓太危險,還是我來。”

    孫堯圣來不及勸說,趙凱就已經從一樓沒有玻璃的窗戶外扔進去了一顆閃光彈。

    “嘭!”

    閃光彈炸裂的瞬間,擁有絕不貽誤戰機的殺手本能,孫堯圣只能選擇推門而入。

    uzi近戰神器的威名在這種空間狹窄的地形里得以完美體現,一梭子清脆動聽的子彈打空,一樓仍在一片白茫茫的世界里找尋自己的敵人,恢復視力以后,看到的只有棕灰色的地板。

    來不及更換uzi的子彈,孫堯圣迅速地從背包里掏出了閃光彈,直接站在一樓的樓梯口,往二樓扔了上去。

    在趙凱提著s12k上樓的時候,“嘩啦”一聲,玻璃被人踢碎。

    “小天,有人跳樓了。”孫堯圣警示道。

    胡天一很快回道,“哼,我還以為又要打醬油了呢。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自來,終于輪到小爺登場了。”

    幾乎就在同時,右上角傳來了一連串的擊殺提示。

    “djs丶zk最終擊殺了qm丶jin。”

    “djs丶sds最終擊殺了qm丶tu。”

    “djs丶sds最終擊殺了qm丶feng。”

    “djs丶hty以akm擊殺了qm丶huo。”

    “操!”

    qm戰隊的阿火,憤怒地將耳機摔在了鍵盤上。

    千防萬防的悲劇再次發生,他已經可以預想到喜愛他們的粉絲,此刻的心情一定比他還要難受。

    金中在的年紀最小,平常在隊里最受關照,而他的天賦和潛力,也足以配得上前輩們的關愛有加。再加上金中在并沒有同齡人的驕傲自大,反而擁有這個社會上少有的謙虛好學,每次遇到不懂的,都會恭恭敬敬地喊上一聲“前輩”,然后端端正正地坐在一旁,耐心地聽著大家的指導。

    如此溫文爾雅的一個有志少年,此刻卻忍不住掩面而泣。

    當你耗盡了心血,歷經了千辛萬苦,受到了無數冷嘲熱諷,甚至因為與世無爭的性格,被那些總喜歡到處煽風點火帶節奏的網絡暴民們,戲謔為了娘炮,靠著骯臟的交易這才慢慢上位,在鯊魚平臺占得了一席之位。

    可這一切,換來的卻是兩場比賽的反向吃雞,這個咬著牙,也要堅持下去的少年,終于挺不住了。他甚至開始懷疑,自己當初的決定是對是錯,那些人說的話,雖然粗鄙不堪,但搭配上如今的結果,是不是也有幾分道理。

    當你連自己都開始懷疑自己的時候,內心里的陰暗面,徹底取代了光明。

    “需要紙巾嗎?”

    正在金中在墮入到無盡恐怖的深淵里時,下墜的趨勢突然一緩,一道熟悉而又逐漸陌生的聲音,猶如黑暗里的一束光,打在了身上。

    金中在回過了頭,一只有著濃密毛發的手掌,搭在了自己的肩上。

    “隊長?”金中在哽咽地叫道。

    “男子大丈夫,流血不流淚,更何況,這還只是一兩場小小的失利,后面還有未知的三場比賽在等著我們,你現在就想要放棄,是不是未免有些太早了一點。”

    不等金中在解釋,吳楓渾厚的嗓音繼續說道,“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你心里的難受,我懂。”

    在金中在懷疑的眼神中,吳楓將臉湊了過去,眼角一滴未干的淚珠,流淌了下來。

    人在悲傷的時候是聽不進去任何的話,他們用圍墻封閉了自己,隔絕了一切。能夠進出自如的,只有一樣痛苦的人。

    “原來,隊長你也!”

    吳楓食指豎了起來放在了嘴邊,“噓,小聲點,可別讓其他人知道。”

    看著吳楓小心翼翼張望地動作,金中在的心情好轉了許多。

    ‘原來,隊長也和我一樣。’

    揉了揉金中在的腦袋,吳楓說道,“我就流這么一滴,其余的,全當你幫我流了。”

    金中在的眼淚戛然而止,瞪圓著雙眼望著眼前這個粗狂的大漢,滿腦子都是一句話,‘還有這種操作?眼淚也能替人流?’

    “我讀書少,但我記得曾經教過你一句。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

    金中在毫不猶豫的說道,“失敗了算個球,摸摸屁股,拍拍灰,起來再干就完事了。腦袋掉了碗大個疤,只要還有一口氣在,能站著永遠不跪下!”

    “喲嚯,你記得這么清楚。”吳楓摸了摸自己沒有幾根毛的頭,“說句實話,我自己都忘了詞,基本都是現場瞎編的。本以為你忘了,我還能再胡咧咧幾句糊弄一下你,看來,今后是不成了。”

    一把摟住金中在的脖子,吳楓惡狠狠地說道,“你小子今后可別拆老子的臺啊。”

    被吳楓這種亂拳打死老師傅似的勸慰,金中在突然發現,自己居然找不到繼續悲傷下去的理由了。

    正如金中在此刻的心情,有時候幾句市井之言,反而比那些文縐縐的大道理更能深入人心。一個真情實意,一個道貌岸然,金中在找到了一條繩子,一條可以爬出深淵,重見天日的繩子。

    “馬德,憋了這么久,老子要去放放水了。”

    金中在剛想說句謝謝,卻意外地看到了觸目驚心的一幕。

    起身的吳楓因為身材魁梧但又不胖的原因,衣服的尺碼一直找不到貼身的,所以只能買大一碼。寬松的衣服在被扶手拉扯的瞬間,黝黑的皮膚上,一塊碩大的烏青,出現在了吳楓的腰間。

    本以為這是吳楓自己不小心撞到了哪里,習慣了認真地金中在看到了旁邊還未完全消散的手指印。

    一瞬間,金中在明白了一切。

    難怪這個只會談笑風生,從來不會多愁善感的隊長會破天荒地流出一滴眼淚;難怪這個只喜歡快刀斬亂麻,永遠受不了婆婆媽媽的前輩會耐住性子給自己開導解脫;難怪這個永遠陽光燦爛的大哥哥會理解疼痛的滋味。

    他是在用**上的疼痛去換來自己精神上的解脫呀!

    要想在一個體型健碩,每天瘋狂錘煉的身體上留下如此濃重的一個烏青,這得使出了多大的力,下了多大的決心,才能出次狠手。

    一句謝謝輕于鴻毛。

    “隊長!”

    吳楓詫異地轉過了身,“啥事,要一起廁所論劍嗎?”

    金中在笑了,用心地笑著。

    “我們不會輸。”

    吳楓咧嘴大笑,“好,這才是老子吳楓手下的兵。輸是個什么東西,老子這輩子都沒見過。”

    金中在還有一句藏在心里沒有說。

    ‘我們一定能贏,豁出命來,我也要將qm戰隊送到下一輪淘汰賽。’

    “哪怕用命來換!”因為電競社受到的關注度越來越多,尤其是在第一把成功吃雞以后,新人王的稱號閃閃發亮,讓其它的戰隊黯然無光。

    在淘汰掉qm戰隊之后,直播間里的觀眾炸開了鍋。

    “這個什么qm戰隊未免也太衰了點吧,兩次撞到電競社的槍口上,兩次被第一個淘汰出局,我很想知道,這四個主播難道走的是搞笑風格,來著參賽完全是湊數的嗎?”“我倒覺得不像,有可能是平常科學家的身份用久了,回歸到平常人以后太不適應,以至于兩把都是被摧枯拉朽,根本沒讓電競社費什么勁。”

    眼看著自己喜愛的主播和戰隊被貼上恥辱的標簽,同樣在直播間里收看比賽的qm粉絲,有心殺賊,無力回天。因為他們找不到任何反駁的理由,哪怕是菜場買回來的一只雞,在被殺的時候也會撲騰地掙扎幾下。

    但qm戰隊在兩把比賽面對電競社時,反抗的余地都沒有,一個人頭都沒換到。這一次甚至連敵人的盔甲都沒消耗到,真是丟臉丟到姥姥家去了。

    就在直播間里的觀眾們有事沒事過來奚落qm戰隊幾句時,一條土豪發的全屏彈幕說道。

    “記住這些人的id,他們能在電競社風光無限的時候極盡吹捧,也一定會在電競社失落時用力踐踏。”

    短短的一句話,直接讓本就沸騰的直播間火上澆油。一部分人繼續辱罵著qm戰隊的無能,一部分人說這個土豪是qm戰隊的腦殘粉,來這強行轉移注意力。還有一些吃瓜群眾看熱鬧不嫌事大,指著土豪是在**裸的炫富。

    總之,直播間里群魔亂舞,一片混戰。

    回到比賽現場,面對此情此景,小龍也只能盡量的美化著說道,“我覺得qm戰隊的發揮已經做得很好了,只是運氣一直不在他們這邊,再加上正面撞上手感越打越火熱的電競社,一場失敗也代表不了什么。”

    小陶也打著圓場,“沒錯,我非常同意前輩的觀點。另外,眾所周知絕地求生是一個運氣程度占了相當大比重的一款游戲,無論是落地開局的槍械,還是最后安全區的刷新,都是運氣在作祟。電競社的伏擊打得漂亮,隊員之間配合默契,這是他們兵不血刃的拿下勝利的關鍵。但我們也能看見,qm戰隊的團隊素養同樣有著很高的水準,我們一樣需要給失敗的一方一點鼓勵。”這次的戰斗,讓電競社的又一次首開紀錄,除了讓觀眾和解說們議論不已,身在同一個世界里的其他戰隊,也開始重視起這支前所未聞的黑馬戰隊。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絕地追殺》,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聊人生,尋知己~
絕地追殺最新章節http://www.nirznu.live/juedizhuisha/,歡迎收藏
手機看絕地追殺http://m.heiyan.org/juedizhuisha/絕地追殺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絕地追殺》版權歸原作者月下寞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抖音小說排行榜萬古第一道祖我的專業是神祇畢業十年農民醫生大俠召喚器劍指芬芳男主他親叔明戀我至尊冥神斗羅之諸天升級錦緣繡程

2019都市言情小說 | 最新玄幻小說2019 | 同人類小說 | 穿越小說 | 好看的玄幻類小說 | 2019仙俠小說推薦 | 最新穿越小說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蜀ICP備10027298號

黑龙江时时彩三星综合走势图